胡绳生平 更多>>

六十年的战友情
2006-11-28 来源:马仲扬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马仲扬

 

20001111,我乘飞机到上海,参加12日上午举行的向胡绳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当进入龙华殡仪馆大厅时,“沉痛悼念胡绳同志”黑底白字横幅映入眼内,泪水立刻模糊了我的眼睛。相识的和不相识的人,队伍排得很长很长,肃静沉寂地等候着。我步入接待室,除中央领导同志外,大部分是来自北京的老友和新友。在哀乐声中,我听到了抽泣。我站在胡绳同志遗体前,向这位对理论事业鞠躬尽瘁的无畏战士,做最苦痛的敬礼和最后的凝视。他安详地卧在翠柏丛中,特别是他那永放光彩的前额,仿佛仍然思考着未了的著作和有待深化研究的问题。

 

  为马克思主义奋斗终生

 

胡绳与我第一次相见,是1942年,那是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核心——重庆,现在算来已近60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了香港,他是经东江游击区辗转调返重庆的,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文委委员,兼任《新华日报》编委,在生活书店主编《读书月报》。我当时在读书出版社门市部工作。文化战线上的特点是,无论是什么书刊和新闻,谁也不好越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当时我们党提出:除了汉奸以外,都是争取团结的对象,真正做到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的宣传文字力求精细准确,分寸得当,耐心说服,广交朋友,在这里来不得照搬照抄,更不能以势压人,只能字斟句酌,慎之又慎,不然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特别在理论方面,既坚持原则,又注重说理。据我所知,在这方面,胡绳是出色的典型,没有出过什么纰漏。人们公认他是勇往直前奋斗不息的战士,又是广大青年亲切敬服的导师。他不仅在国统区是这样,在建国后的50多年仍然是这样,他在宣传和阐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对人民出版事业的突出贡献

 

    生活、读书、新知三家书店是20世纪40年代国统区的进步书店,实际上是中共中央南方局直接领导的。周恩来对三家书店领导人经常面示并帮助解决困难的问题,平时联系三家书店的是文委领导人。到了解放战争时期,三家书店逐渐合为一家三联书店,总店由重庆先迁上海,后迁到香港。胡绳曾任生活书店期刊编辑一直到总编辑。1948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在香港正式成立,他又是三联书店的最主要的领导人。我在上海的告别仪式上,看到了方学武、岳中俊、丁之翔等,几天来,接触到不少老一辈“三联人”,都是与胡绳在一起战斗过的老战友。大家哀叹不止,一致认为:我们不仅失去了一位无畏的英勇伙伴,而且失去了一位从实际奋战中凝聚智慧的理论导师,他给广大青年的是马克思主义的锐利武器和正确的方向。我们是在白色恐怖的磨难中铸成的情谊,我们的眼泪饱含着难忘的无尽回忆和怀念。

    我们都记得胡绳与韬奋有深厚情谊。皖南事变之后,特务疯狂,极力摧残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有的遭到暗杀,有的关进监牢,“新华日报”和三家进步书店首当其冲,韬奋愤然辞去国民参议员,秘密离开重庆,胡绳伴行,实为护送,到达贵阳又分途转赴香港。当太平洋战事紧张,南方局指令大批文化人撤离香港时,韬奋又同胡绳经东江游击队营救返回大陆。陪同韬奋苦乐生活的,仍然是胡绳。我读过他写的有关韬奋的所有文章。文章有长有短,他着重对韬奋思想的分析,结合当时的具体历史环境考察其发展变化,既是韬奋人生之旅的真实记录,又反映了韬奋由民主主义者成长为共产主义者的进步过程。这些是对韬奋作为杰出的革命知识分子了解最深刻和评价最公正的优秀作品。

建国以后,胡绳出任政务院出版总署党组书记、人民出版社社长、中央宣传部秘书长和为青年、干部最欢迎的《学习》杂志主编。无论青年学生还是干部,或是壮年和老年,一提起胡绳,都觉得深受他的教益。他为我们的人民出版事业奠定了难得的发展基础,他投入的劳动和花费的心血,后人是会长久铭记的。

 

  对青年理论工作者的培训

 

    我自参加读书出版社工作起,就把这个出版社看作是培训青年的场所,业余的主要任务是读书学习。大环境险恶,小环境却很自如,时间靠挤,学什么靠自选,社领导是鼓励和支持的。

    我通过胡绳的通俗哲学著作,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他讲解马克思主义哲学,从中国实际出发,针对青年的思想问题,经过深入细致地解剖,用生动的语言和生活中真实的资料来论证,使哲学从深奥的学术殿堂中解放出来,成为具有魅力的亲切读物。

    他的《辩证法唯物论入门》就曾经引起我对哲学的兴趣,成了我难忘的入门著作。他不仅从著作中诱导,也在行动上示范。我目睹他冒着被捕的危险常在“红岩村”和读书出版社之间奔波,也看到他胸怀豁达,笑迎战斗的活力。应该说,从言论到行动,他都是我的启蒙老师。

    1952年,我从中南新闻出版局调到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干部班(9班)学习。胡绳任马列学院一部主任。我们主要课程之一的中国近代史,由他讲授,他的《中国近代史提纲》就是在这里讲课时写的。

他的讲课之所以吸引人,不仅在于掌握了准确而丰富的资料,而且结合时代的需要,联系历史实际和学员的思想实际,进行各种深入分析,让学员思考和讨论。他清晰地让人了解中国怎样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过程,认识了中国人民要站起来,必须掀掉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他用丰富的近代史知识激发我们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提高我们的理论水平。我认为他运用马克思两大发现之一的历史唯物主义,启发学员掌握这一理论武器,在教学中的效果是十分显著的。

 

  参与政研室和“红旗”的领导工作

 

    1955年,在马列学院毕业后,我被调到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地址在西郊万寿路,即现在的中央组织部招待所。政治研究室是毛主席倡议重建的单位。当时到马列学院去调人的同志曾向我们传话说,毛主席拟着重研究理论,并亲自带领省委书记共同研究,调一些青年来作助手,帮助书记查查资料。大家当然很高兴。

    陈伯达是政研室主任,胡绳、田家英是副主任,下设哲学、经济、历史、党史、党建等若干组。主持实际工作的是胡绳和田家英。我分在哲学组,由胡绳分管。我是党小组的组长,每次过党的组织生活,胡绳若有事就事先请假。平时,他和其他党员一样按规定过组织生活。从此以后,我与他的接触、交谈就多起来。我一再向他说,我基础太薄弱,哲学系统学习不够,欧洲哲学和我国古代哲学都不大懂,我们组的十多人,有的比我强。他鼓励我:要发奋,要把搞地下工作的那股劲拿出来。我们都曾经受过磨难的考验,再从头做起,埋头下苦功夫,没有攻不下的堡垒!

    胡绳值得学习的地方很多,治学严谨,勤奋笔耕,平易可亲,以理服人,清廉朴素。他虽然担任过许多领导职务,但从来没有人称他什么官衔,他对什么人都是平等相待,是理论工作者的楷模,也是遵守党的纪律的模范。据我所知,政治研究室新人的作品,好多都是经他修改推荐给报刊的。

    1958年《红旗》创刊,陈伯达、胡绳等为《红旗》杂志总编和副总编。政治研究室迁入沙滩五四大院,与《红旗》杂志社合署办公。同中宣部同院同楼,三家的关系就更加密切起来,还有由陆定一、陈伯达、康生组成的中央文教领导小组,也在同楼办公。下边的机构和人员有些变化,原政研室的大部分人分到《红旗》各编辑组,政研室还保留三个组,原哲学组改为思想动态组,逻辑组由胡绳分管,党史党建组由田家英分管。1958年秋起,我负责思想动态组。这个组的主要任务是向中央领导反映思想理论界的新动向,编辑内刊《思想界动态》,是旬刊,有时还临时出增刊。中央文教领导小组每星期五召开一次座谈会,主持会的有胡乔木、陈伯达、康生,参加会的是专家、学者和教授,名单报送胡绳和田家英批准。我和丁伟志是会议的司仪,介绍会议的主题或代读重要的文件,《红旗》杂志的业务组长和中宣部的理论处负责同志都是参与者。胡绳在《红旗》上开辟的“思想文化评论”专栏,署名“施东向”(就是思想界动向的谐音),许多文章是由胡绳指导一些青年人写作经他定稿刊出的。后来的“施东向”变成胡绳为首的共同笔名。在中苏两党论战中,胡绳布置思想界动态组20来位同志分头查阅《列宁全集》,凡是列宁批判修正主义的资料,均用卡片摘录。胡绳告诉我:这是为中共中央代表团备用的资料,以便同苏共中央代表团面对面的争论。要下力气编好,要有针对性,时间较急,务必抓紧。为此,我特请了姚锡华同志与我共同选编。我们紧张地、精力集中地忙了几十个日日夜夜,终于在代表团赴苏之前赶了出来。这期动态,胡绳很满意,很快地得到了毛主席批示,全文在《红旗》发表,《红旗》特别出增刊发行,中宣部的内刊《宣教动态》也全文刊出。人民出版社出书时书名叫《列宁论反对修正主义》,署名郑言实。

1964年中央决定以政治研究室为基础,扩建为中共中央马列主义学院,陈伯达任院长,胡绳任副院长。我负责哲学组,党小组长是丁伟志。还有历史组、经济组、文艺组等,从全国各综合大学中选调了大学毕业生和研究生,另从中央党校和写作班子中调了一批骨干,人到齐了,就到农村搞“四清”,接着又到工厂搞“四清”。“四清”未完,“文革”就起来了。胡绳未到研究院就被批斗。我也在被斗之后“靠边”。从此,我与胡绳就没有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了。可是师生之情没有断,他确实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从来没有感到过他是我的上级,更没称他什么长,我与他相识60年,从来没有见过他愁眉苦脸,他的面容总是呈现青春活力,高兴起来谈笑风生,平静下来不是分析情况,就是议论理论。他自患重病起,我到医院和他家中去探望,我总满怀信心,相信他会康复起来。谁知天不假年,竟在思想理论界还十分需要他指引的时候,就遽然离我们而去,这是多么令人痛惜的损失啊!

 

20001124初稿,1212定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何迪雅)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候选成果公示公告 更多>>